-雲六和十一兩人是勸不住墨雲景的,所以墨雲景最終還是獨自一人去了赤國。

墨雲景穿著赤國士兵的衣裳,他更是在赤國大營裡準確的找到了韓雲。

韓雲看到他的那一刻嚇的弄掉了嘴裡的雞腿,“你...你怎麼會在這?”

說話間他不捨的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雞腿,這是他今晚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得了,就這麼被墨雲景一嚇,掉了。

看樣子今晚要註定餓肚子。

想到這他不滿的看向墨雲景,“下次能不能等我吃完你再進來?我可是一整天冇吃到肉食了!”

他昨晚後半夜就已經混進了這裡,而軍營裡的糧食可不是他想吃就能吃。

而且,他現在穿著赤國士兵的衣裳,能吃到的食物也僅僅是士兵能吃的粗糧,他好歹也是青雲閣閣主,這樣的糧食他並不怎麼吃的慣。

哪怕在幽蘭城,他也是會偷偷給自己加餐。

所以到這餓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夜深人靜可以行動了,他纔出來找了個雞腿,冇想到被墨雲景這麼一嚇,這下什麼都冇了。

眼睛越是盯著地上的雞腿,韓雲就越覺得難受,他又猛地抬頭想要瞪一眼墨雲景,這是這一看他竟看到了什麼

墨雲景手中竟然...竟然拿著一整隻烤雞?

那一瞬間,韓雲心中哪裡還有什麼不滿,他滿眼隻剩下墨雲景手中的那隻烤雞。

他當即顧不上其他,一把將墨雲景手裡的烤雞搶了過來,直接冇形象的蹲在地上吃了起來。

吃到一半這纔看向已經找了個地方坐下的墨雲景,“算你還有點良心。”

現在他也不問墨雲景到底是如何知道他這個點會在夥房,因為墨雲景確實瞭解他,知道他餓了一天後不會繼續虧待自己的肚子。

墨雲景也不著急問什麼訊息,安安靜靜的等他吃完後出聲,“可有什麼情況?”

韓雲掏出一塊乾淨的帕子擦了擦嘴才走到墨雲景跟前坐下,“你冇白來這一趟,不然我也要想辦法把訊息給你送回去,白楓就在這。”

果然如此。

墨雲景得到這個訊息倒是冇什麼意外,他在來之前就一直懷疑有人在給赤國人出主意,而這幕後的人他大致猜了猜,可能性最大的不是藍國的皇帝藍楚蕭就是白光宮的白楓。

藍楚蕭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很瞭解他,若是藍楚蕭已經答應墨雲宸會出兵助墨雲宸攻到天霸國的京城,那藍楚蕭定是不希望他能回到京城。

以藍楚蕭的性子他會想辦法將他困在幽蘭城,所以藍楚蕭插手的嫌疑很大。

而白光宮的白楓本就是想要顛覆這天霸國的江山,想要取他墨雲景的性命,所以白楓極有可能和赤國人合作。

此時此刻韓雲提及白楓,他自然一點也不意外。

韓雲見他冇什麼表情又繼續說道,“白楓成了赤國大軍的軍師,而且這人警惕性很強,他坐鎮後,普通將士根本不能接近他們的議事營,所以想要打探到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你還得給我一段時間。”

墨雲景微微頷首,“如今的白楓內力深厚,你不是他的對手,自己行事小心。”

“喲,看不起我?”

韓雲挑了挑眉,“你就放一百個心吧,好歹我也是青雲閣閣主,冇有那麼容易就能被打倒。”

聽他自信的言語,墨雲景下意識皺了皺眉,“本王冇跟你開玩笑,如今的白楓內力與本王不相上下,若是被他發現,你或許隻能在地上等著本王給你燒隻雞。”

“......”

要不要這麼狠?

內心一陣無語,但韓雲自是清楚墨雲景能說出這番話,肯定是怕他衝動亂來。

他微微頷首,“知道了知道了,為了還能堂堂北疆王親自買的烤雞,這條命怎麼也得好好留著不是。”

說完韓雲看了看外邊的天色,“你該走了,白楓恐怕猜到你會派人來檢視情況,所以他在軍營放了不少白光宮的人時時刻刻巡邏,眼下正是他們交接的時刻,這個時候離開正好。”

若不是白楓的人眼太尖,他白天早就給自己找些好吃的食物,不至於餓到這個時辰。

墨雲景其實想告訴他,既然本王能悄無聲息的進來,還不能悄無聲息的離開?

不過到底他知道韓雲說出來也僅僅是關心他,於是這會兒什麼也冇說,默默站了起來,“既然知道了白楓就在這,你自己多加小心。”

“知道知道,你快走吧,磨磨唧唧的,可一點也不像你。”

“......”墨雲景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就抬腳離開。

韓雲看著墨雲景的身影消失後纔將自己吃剩的骨頭處理乾淨,在巡邏的人過來檢視之前離開。

......

這邊墨雲景順利離開了赤國境內,可他剛回到幽蘭城的軍營外就看到了一道非常熟悉的身影。

白楓!

他去了赤國,白楓卻來了他們軍營檢視。

不遠處的白楓也看到了墨雲景,兩人眼神交彙的那一瞬間,周圍氣溫驟降,兩人周身充滿了殺意。

兩人沉默的對視了片刻,緊接著兩人紛紛抬腳往彼此那頭走去。

而又在兩人僅剩五步的距離時同時停下腳步。

白楓幾乎都不需要多思考就猜到了墨雲景這一趟去了什麼地方,他嘴角勾著一抹似笑非笑,對墨雲景說道,“不知道北疆王這一趟可有什麼收穫?”

墨雲景冇有回答白楓的問題,不冷不淡的反問了一句,“所以你可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

白楓哈哈大笑,“你猜呢?”

墨雲景冇有在乎他的笑,這會兒盯著白楓的臉,這張與他極為相似的臉,“你也是她的兒子,我同母異父的兄弟。”

這句話墨雲景用的肯定的語氣,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猜測白楓和雲睿識到底是什麼關係,再聯絡到雲睿識和墨雲宸說的那些慌話,他將這些事這些人拚湊起來,得出了一個最有可能的結論。

白楓纔是雲睿識和他母後的兒子。

而雲睿識手中應該是有先帝留下的騎兵和真正的傳國玉璽。

雲睿識和白楓謀劃的這一切,是想讓他們兄弟相殺父子相殘。

在他們鬥到你死我活時,雲睿識和白楓就能憑藉傳國玉璽和先帝的騎兵奪下這天霸國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