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羅坤,前世當了一輩子的軍人、特務,軍需必備的醫術還是有的,其中難度最大的就當屬開顱手術了。

一生戎馬,羅坤恰好做了十次開顱手術,三生三殘四死,而這裡的殘是指植物人,僅僅命保住而已。但是這十次都是在必死絕望之際且環境設備相當惡劣的情況之下進行的,由於羅坤孤注一擲的賭醫,硬生生地把三人從死神的手裡搶了回來!

江軍帥營,夜幕降臨。

頭戴帶白頭巾,麵遮白口罩的羅坤又重操起這特製的手術刀,懷著一份賭徒的心態,看著已經被重度麻痹的江風傲,其他人也都準備就緒。消毒工作已經完成,那麼,可以開始了!

首先,根據異蠱位置,羅坤用鋒利的小刀劃開了江風傲額前的頭皮,鮮血隨著小刀慢慢下落在床鋪上。這一開始就是大尺度的血腥場麵,把其他三人看得是頭皮發麻,即便是見多識廣的冷老,也不覺嘴角上咧起來了。

然後,羅坤小心翼翼地把直徑為十公分的頭皮翻開,三人也是目不直視了,白森森的頭骨赫然出現在麵前任誰也把持不住。

“錘頭!釘子!“羅坤向戴冰馨伸手,而戴大小姐也是怔怔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遞上了一個小鐵錘和一根粗長的釘子。畢竟這手術在這個世界來說太過先進了,羅坤也是能理解三人的眼裡的不解和恐慌。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