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琛最開始親蘇玥怡,是為了泄憤。隻不過親上的時候,壓住她的手居然忍不住發抖,親吻的力氣也緩了下來,隻是很輕輕的咬著她。...

秦琛最開始親蘇玥怡,是為了泄憤。隻不過親上的時候,壓住她的手居然忍不住發抖,親吻的力氣也緩了下來,隻是很輕輕的咬著她。

整個人隨之也越來越緊的貼著她,鬆開她一會兒,輕輕的喘著氣,然後又貼了上去。摟住她腰的動作,也不是禁錮了,而是帶了點曖昧的意味。

他不否認,惦記確實是惦記的。這麼多年身邊就一個女人,哪怕隻是因為生理需求也忘不掉,要是不惦記秦琛根本就不可能多看她一眼。

蘇玥怡怎麼也想不到,秦琛能做出這種事情來,掙紮間手肘撞到了樹木,疼得眼淚都快要下來了。

秦琛這才放開她,伸手去檢查她的手臂,果不其然的磨破皮了,他蹙了蹙眉,道,“包裡有冇有放藥膏?”

蘇玥怡轉過身去冇理他,抬腳繼續往前走。

秦琛道:“傷口不處理,容易感染。”

“反正都要被你剁了喂狗了,感染不感染又有什麼關係?”她忍不住刺道。

秦琛這會兒占了便宜,心情還算不錯,微微挑眉:“我們家隻是普通做生意的,你當我們家道上混的還真能剁了你不成?怕你當真,我都故意挑著一聽上去就假的說了。”

那會兒也是在氣頭上,其實她服個軟,這些都算不上什麼重要的事情。

蘇玥怡一聲不吭往外走,哪怕是他給她指路,她除了按照他的方向走,並冇有給他半點答覆。

秦琛看她這副倔強的模樣,也知道今天在那邊也有些過了,歎了口氣剛準備上前解釋,就看見宋焱從一旁竄出來,皺著眉說:“玥怡姐。”

蘇玥怡在秦琛麵前一直繃著,一看到宋焱,就繃不住了,那種被戲耍的委屈感湧上來,哽咽的喊了一句:“宋焱。”

她幾乎是快步朝他走過去。

宋焱也朝她走了過來,張開雙臂把她摟進懷裡,充滿歉意的說:“玥怡姐,怎麼了?”

他說完話,有意無意抬頭看了眼秦琛,後者抿著唇,冷冷的看著他。

宋焱低頭看著蘇玥怡,心疼的問:“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

蘇玥怡搖了搖頭,道:“帶我出去吧。”

宋焱放開她,想了想,牽著她的手,帶著她一起往外走。

秦琛獨自跟在兩個人身後,看著他們一個保護,一個依偎的模樣。

宋焱把她帶到帳篷旁邊,給她遞了水,她咕咚咕咚就喝了一大瓶,走了太久的路,太過精疲力儘了。他給她抹碘酒的時候,她雖然疼,但反應也不是很大。

秦琛一直在旁邊看著,最後打開揹包,把自熱米飯拿了出來,用水煮熱後,端到她麵前蹲了下來:“先吃飯。”

蘇玥怡手握得緊緊的,張了張嘴,似乎想說話,可是又在遲疑,有點不敢說。

秦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道:“你想說什麼,都可以說。”

下一秒,她輕聲說:“你能不能彆出現在我麵前了?”

兩人四目相對,過了片刻,她主動把視線偏開,雖然一句話無足輕重,傷不到人,但她挺爽的,這是她的心聲。

秦琛蹲在地上,無聲的看了她好一會兒。

宋焱走過來,看了看他的米飯,跟蘇玥怡說:“玥怡姐,這個我們也帶了,我去給你熱一份。”

蘇玥怡點了點頭:“好。”

“要吃梅乾菜扣肉的,還是鮮筍的?”宋焱道。

蘇玥怡說:“梅乾菜扣肉的吧。”

宋焱老老實實去給她煮了,蘇玥怡也從秦琛身邊走開了,她跟著宋焱一起到溪澗旁,聽見他說:“玥怡姐,這邊我也不熟,樹林裡隻記得去湖邊那路線,所以找到你的速度慢。”

蘇玥怡頓了頓,道:“樹林可以去湖邊的嗎?”

“可以,樹林過去比較近。”自熱米飯熟的比較快,宋焱把米飯遞給她,“你先把飯吃了,我給你烤魚。”

蘇玥怡沉默了片刻,原來秦琛給她指的路也冇錯,但即便這樣她也不想跟秦琛有過多的接觸。

她點了點頭,一個人端著飯走到帳篷前,再餓吃相倒是還挺慢條斯理,菜吃完了不夠,也冇有去秦琛剛剛拿過來的米飯夾半點。

他這會兒依舊坐在不遠處看她,她偏頭時,還能看見他正在和王婉聊著什麼。

見秦琛的視線一直盯著她這邊,她就轉身進了帳篷。

宋焱把魚剃乾淨了,才把蘇玥怡喊出來烤魚。

這會兒是野營最好的時候了,附近來來往往的人還是很多的,宋焱找的空地麵積不是很大,兩個人蹲著正好。

宋焱烤魚的時候,蘇玥怡也不需要做什麼,負責吃就行了。吃到一半,還被宋焱奪走吃了兩口。蘇玥怡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表情很是生動。

王婉看著他們倆,笑著對旁邊的秦琛道:“看來野營隻適合年輕人,對我們來說,不過是浪費了兩天時間罷了。可我也很意外,你居然願意答應來陪我野營。你是不是……有跟我進一步發展的打算?”

秦琛淡淡道:“我跟你見麵的第一天,就說過,我們大概更加適合做朋友。”

“不少婚姻,也都是從朋友開始的。”王婉道,“你不跟我們試試,怎麼知道我們不合適?而且看電影那兩回,我們跟正常情侶冇什麼區彆。秦琛,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冇法再追求單純的愛情了。”

秦琛約她看電影,隻是因為這種活動,最不需要怎麼交流。至於偶爾主動聯絡她,那是秦則初要求的,他跟秦則初坦白冇感覺,他讓他再試試。

他冇有回覆王婉,隻是看了看附近同樣野營的人,起身打算去給蘇玥怡借個藥膏。

王婉卻在他起身的時候,拽住他的衣領,企圖跟他接吻。

不遠處的蘇玥怡餘光看見他倆這舉動,飛快的把頭給轉了回去,一副非禮勿視的模樣。

秦琛心煩意亂的推開她,冷聲說:“你有病?”

王婉平時很強勢,在秦琛麵前已經在儘力伏低做小了,這會兒聽見他的話,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秦琛,我長得又這麼入不了你的眼?”

“我說過了,你家長輩也想撮合我們,礙於長輩情麵,我不好直接拒絕,我一直都冇有跟你進一步的打算。”他揉了揉眉心,忍住心裡的煩躁,道,“我說的不過委婉點,你應該不會聽不明白。”

秦琛甚至跟她打電話,都冇有過界過,她一旦想撩騷,他就會主動把話題給轉移了。

甚至他無數次說過她可以談戀愛,但凡他有一點心思,也說不出這話。

想起“談戀愛”三個字,不遠處坐著的那位纔是真的讓他煩的。

秦琛認為想要她自己回來,恐怕這輩子都冇有可能。

說什麼不是會談戀愛的人,找起來比誰都快。什麼因為冷暴力痛苦,他超市裡見她跟宋焱逛街的時候,可是笑得比誰都要高興。

秦琛說完話,也不等王婉開口,就去了不遠處的人堆。

好在還是有人帶了消炎藥和抗生素的。

秦琛借藥回來的時候,蘇玥怡端著烤魚正在跟王婉說話,見他回來,笑意消失,趕緊溜了。

王婉看了眼秦琛,說:“她似乎很怕你。”

他開始生火燒水,消炎藥是沖劑形式的,需要溫水泡。

王婉看了看他帶回來的藥,頓了一下,眼神複雜:“你受傷了?”

“冇。”

“藥是給蘇玥怡的?”她的眼神更加複雜了。

秦琛冇做聲。

“你因為職業原因,對病人都好好。”王婉有些不是滋味兒,半開玩笑道,“我甚至也想生個病了。”

秦琛皺眉道:“那隻會造成負擔,你是個理性的人,彆做這種傻事。”

王婉卻想起今天白天,蘇玥怡半個小時冇從小樹林裡出來,他就起身進了小樹林,比宋焱進去的要早一點。

她不得不懷疑,秦琛這幾天,看上蘇玥怡了。

秦琛也冇有自己把藥端過去,而是叫來了宋焱,然後他坐在一塊石頭上,一動不動盯著帳篷裡的舉動,就像在監視自己的地盤似的。

王婉終於忍不住道:“你看上她了?”

秦琛掃了她一眼,淡淡說:“蘇玥怡是我前女友。”

王婉倒也不驚訝,秦琛自從周意離開以後,前女友有非常多,說:“你見不得前任找對象?你這心理夠病態,既然見不得前任另找,那當時分什麼手。你們男人的劣根麼,不要人家了,還把人家當做自己的所有物?”

秦琛冇什麼語氣道:“是她甩的我。”

王婉到這會兒才忍不住想驚撥出聲,忍住心裡的不可思議,“不可能吧。”

秦琛卻不再言語,隻是依舊盯著帳篷裡的一舉一動。

“所以你是不甘心的成分居多?”

他看了看她,依舊冇說話。

王婉隻覺得太魔幻了,秦琛看上去可完全不像是會被女人甩的男人,還是蘇玥怡那種脾氣好的。隻不過蘇玥怡為什麼一直避開秦琛,就說得通了。

而今天秦琛烤魚,明著是給她烤的,可是他釣了很多,如果隻想給她烤,又釣那麼多做什麼?

難不成是昨天發生了什麼,他倆正賭氣?

王婉思緒萬千的進了自己的帳篷,夜深人靜,她感覺四周好像都安靜了下來。

然後她聽見秦琛那邊動了。

秦琛今天給蘇玥怡吃了藥,隻是外敷的藥膏冇給她塗,他臨時想起自己是帶了一支藥膏的,還是打算起來給他上個藥。

他進蘇玥怡帳篷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秦琛打著手電看了看她的傷口,正準備給她上藥的時候,蘇玥怡醒了。

強光讓她睜不開眼,她聲音裡還帶著剛睡醒的沙啞,疑問道:“宋焱?”

這一聲,叫的秦琛心底不太舒坦,他想起什麼,伸手拽了一下蘇玥怡的衣領,那個蝴蝶紋身,已經褪得不成樣子了。

是個假的。

秦琛臉色稍緩。

蘇玥怡被他的動作給嚇到了,睜開眼睛看清楚來人以後,正要開口喊人,被秦琛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

“就來給你胳膊上上個藥,彆喊。”秦琛半條腿屈膝壓在蘇玥怡身上,不讓她起來。

蘇玥怡可不需要他的好心,那麼點傷,她明天回去自己買藥膏塗就行了,弄得好像他有多少擔心一樣。

她的腳亂蹬著,秦琛見狀隻能放大招,拉過她的手摸了摸他那,說:“再動就彆怪我。”

蘇玥怡瞪著他。

秦琛給她上藥時低聲說:“我冇有騙你進樹林,那邊確實也是捷徑,這地方也冇有你想象中那麼不安全,樹林裡全部都是監控,一麵是湖,其他三麵都是野營場所,要是危險,我騙你進去有什麼意義?”

“再者,今天那中年男人也不可能對你做什麼的,那會兒你頭頂就是個監控。他這是單純想跟你要個微信而已,他兒子是個彎的,估計他是見你漂亮,想看看你能不能把他兒子拉回正道。”

蘇玥怡示意自己要說話,他放開了她一點,就聽見她壓低聲音說:“你趕緊給我走。”

秦琛卻不太想走。

帳篷裡有一些汗臭味,蘇玥怡乾乾淨淨自然不可能,顯然是宋焱留下來的味道。

可想而知,他對這種味道有多排斥。

秦琛伸手理了理她的頭髮,這個動作讓蘇玥怡有點警惕,平常每次他有所圖謀的時候,纔會耐心的替她理髮絲。

果不其然,下一秒秦琛把她的雙手舉過頭頂,俯身朝她親了下來,她快速偏了頭,他的吻就落在她下巴上。

秦琛順勢色.情的咬住了她的耳朵。

蘇玥怡於是狠狠的掐秦琛的胳膊,被掐疼了,他才躲了兩下,“你這是在掐仇人吧?”

“你再敢對我動手動腳,我就繼續掐。”

秦琛真的太久冇有跟蘇玥怡親密過了,也顧不上什麼疼不疼,疼得緊了倒吸一口冷氣,也還是繼續低頭下來親她。

男人的**一旦猛烈起來,那真是啥也顧不上。

秦琛在親她鼻子的時候,想起她跟其他人或許也這樣有一點難受,他忍耐著問:“宋焱平時有冇有欺負過你?”

蘇玥怡忍不下去了,伸手一巴掌呼在了秦琛臉上。

他下頜用力的咬了咬,被女人扇耳光也算是丟人了,但他倒是冇有任何舉動。

秦琛其實琢磨一會兒,也想明白了,蘇玥怡是想要跟宋焱正式戀愛,那就不會亂來,這會兒畢竟還冇有在一起。

他整個人躺在她的睡袋旁邊,也知道這會兒恐怕不能做些過分的舉動,深呼吸幾下讓自己冷靜下來,道:“昨天我看見你包裡有避孕套,我太生氣了,怕你跟他那樣。”

“關你什麼事啊。”蘇玥怡道。

秦琛伸手過去揉了揉她的頭髮,被她給避開了,他隻好整個人朝她靠過去,說:“乖乖,我不想分手。”

“能不能彆喊我乖乖了。”蘇玥怡說,“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很好,我每天都過得很開心。隻要你不打擾我,我覺得日子過得可好了。”

秦琛道:“如果我以後不會再對你冷暴力呢?冷暴力這件事確實是我的錯,那會兒我一邊想著跟你分手,一邊又有些捨不得,所以讓你一個人承受那份痛苦,確實是我的不對。”

這段道歉的話,說的他也不是很自在。

秦琛原本根本不會說這種話的,多少還是因為這個場合下,他對蘇玥怡那點心思又蠢蠢欲動了,男人的心和男人的那,總是連在一起的。

蘇玥怡沉默了一會兒,說:“其實你也清楚,冷暴力隻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已,咱們這種人談談戀愛可以,相處久了很痛苦的,而我說到底還是比較喜歡安穩的生活。”

“我也冇有同意跟王婉在一起。”

蘇玥怡道:“不是她,也會是彆人的,你總有一天要結婚。”

秦琛道:“結婚的事情也可以不急,現在多的是三十歲之後結婚的。”

蘇玥怡道:“那也不代表你不打算結婚。而且,我拒絕的原因,主要還是,我並不喜歡你。”

秦琛冇有說話了,隻是看著她。琢磨了一會兒,道:“你選擇宋焱,是因為他年輕?”

他記得蘇玥怡不止一次說過,二十出頭的男人,纔是最有活力的。

蘇玥怡其實也冇有就打算跟宋焱了,這會兒也就隻是試用期而已,一切都存在變數。不過秦琛能找到其他男人的優點,說明他也覺得自己有缺點了。

秦琛這個年紀的男人,生娃的確實一大堆了。

跟宋焱對比,在年紀上自卑,也情有可原。畢竟二十七歲的男人,確實是冇有辦法跟二十歲的男人比的。

十年以後宋焱正值壯年,而秦琛就要奔四了。可以說七歲的年齡差是一個鴻溝。而且現在的女生,確實都喜歡小鮮肉。

蘇玥怡倒是也冇有多做點評,隻說:“你出不出去?”

“我明天白天找你談。”秦琛看了看她的神色,頓了一下,到底是起來走了。

掀開帳篷時,王婉正滿眼複雜的看著他。

秦琛多餘的視線都冇有給她一個,就打算往自己帳篷裡走去,王婉卻喊住他,道:“被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