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施雅被判刑入獄了,出院那幾天,陸嫣一直在閣樓收拾整理舊物。

她十多年前用過的東西,簡瑤一直保留著,全都冇有扔,想著若是有朝一日,她能回來,一定也會想要看看這些舊物。

陸嫣找到了很多泛黃的舊照片,這些照片被陸臻藏在閣樓最深處的老木箱子裡。

照片雖然落了灰,不過還能見到當時少年們的音容笑貌。

當初陸嫣大學畢業的時候,幾位叔叔都過來和她一起拍畢業照,沈括也在,還有陸臻。

陸臻按著她的腦袋,張大嘴,笑得很狗,陸嫣被陸臻按著頭,一臉不甘心地斜瞪他。

站在她身後的沈括,緊緊攥著她的手,目光溫柔得彷彿要融化萬物。

那天晚上,沈括從電梯裡出來,看到陸臻站在自己的家門口,稍許有些驚訝,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陸臻開門見山,如實說道:“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有什麼事不能在公司裡說。”

“私事。”

沈括見陸臻這表情,心裡多少也猜到一些,這兩年陸嫣和他談戀愛,陸臻冇有在明裡阻撓,但這並不代表他已經接受他了。

他冇有乾涉沈括和陸嫣的戀愛,但並不意味著他會接受他們的婚姻,眼下陸嫣已經畢業,即將開啟全新的人生,這個時候的陸臻,勢必心裡也會有所抉擇。

這幾個字剛說出來,忽然,房間裡的燈亮了。

“surprise!”

房間裡,簡瑤、葉迦淇、梁庭、鐘愷、甚至連秦助理都來了。。。他們聚集在已經被裝飾過的客廳裡,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微笑。

陸臻揉著臉從門外進來,不爽地喃了聲:“你他媽下手也太狠了。”

沈括愣了愣,立刻反應過來,這他媽居然是一個惡作劇!

沈括等了她二十年,每天都偷偷地關注她,卻戰戰兢兢不敢靠近。。。。。。

所以這個婚,應該由她來求,這樣才公平。

沈括腦子都懵了,他怎麼可能拒絕,這一刻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幸福感,已經快要把他這輩子裝的逼都摧毀了。

“陸嫣,你確定想要嫁給我嗎,現在的我。。。”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