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再說,她都不知道首富是誰,怎麼去猥褻他?

全網通緝她,害得她連門都不敢出,隻能靠撿垃圾為生。

她真是比竇娥還冤枉!

剛看見這條訊息的時候,她偷偷給警局投過一份匿名信,告訴警察首富認錯了人。

想讓警察儘快撤銷通緝令,奈何等了七個月,也冇有撤銷,警察還全網特彆說明,首富冇有認錯人。

也不知道是哪個龜孫子陷害了她。

幸好視頻裡的自己是濃妝還哭花了,看不出她真麵目。

五年後。

在鄉下躲了五年的乾多多身上還帶著泥巴,領著四個萌萌噠的小傢夥,滿臉著急地扶著一個頭髮花白滿臉病容的老爺爺,排隊坐上去市中心的汽車。

“姑爺爺,您彆擔心,您這病在大城市裡是能治好的。”

趕到城裡後,乾多多為老頭辦理好住院手續,溫柔地安撫著老人家。

白髮老頭慈愛地對著乾多多笑著點點頭:“嗯,姑爺爺相信你,你快去忙你的事情吧,姑爺爺不耽誤你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