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小說 >  寧安如夢 >   第003章 回府

content->真是好大口氣。

隻是沈玠算算他年紀,待過兩個月,行過加冠禮,也的確是該談婚娶了。

他笑道:“你這般想法,侯爺可知道?”

“知道。”

燕臨劍在腰間,轉著手腕,隨手甩了甩馬鞭,姿態瀟灑。

九重宮禁就在前方。

他先將自己佩劍解下了,才道:“父親說,薑府詩書傳家,且薑大人如今為戶部侍郎,掌的是實職,早年聖上登基,是他密送謝先生進京,也算從龍有功,又與先生是朋友。她是薑家嫡女,與我勉強算得上是門當戶對。待十一月行過冠禮,便請人上門提親。”

但從上個月開始,沈琅便發旨選召了一些宗室子弟入宮與他一道聽經筵日講,這裡麵還包括他幾位兄弟,也包括沈玠。

燕臨與沈玠到文華殿前的時候,日講已經開始有一會兒了。

門口守著的太監總管黃德,一見他倆來便連忙湊過來彎腰,低聲急道:“殿下和小侯爺今日怎麼這麼晚纔來,都講了兩刻了,您二位這時候進去必要被少師大人看見的!”

昨夜喝酒時開心,哪兒還記得今日要聽日講?

沈玠和燕臨對望了一眼,覺得頭疼。

這位先生謝危,向來是寬嚴並濟,人道“有古聖人之遺風”,但眼底裡也不大揉沙子。

薑府就在槐樹衚衕,也不需走太遠,冇一會兒便瞧見了那硃紅色的大門。

坦白說,她對薑府並冇有十分深的感情。

畢竟她十四歲纔回到京城,之前都在通州的田莊上長大,由父親薑伯遊的小妾婉娘養著。

拿她親孃的話講,是被養廢了。

薑雪寧的身世,有點說道。

連薑雪蕙她也欺負。

後來認識了燕臨,更是誰也管不得。

女扮男裝的事情頭回敗露時,孟氏氣得罵她果然是婉娘那個小賤人養出來的。

薑伯遊也終於覺得有些出格。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