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宓瀟瀟倒在泥土裡,眼睜睜地看著赫連訣絕塵而去,氣得乾瞪眼。

這人一點憐香惜玉的心都冇有嗎?自己可是他的王妃啊!奔波萬裡來和他成親,可他居然連把她從土裡拉出來都不願意?

“王妃,屬下送您回王府。”

一名侍衛上前,將她扶起來,隨後帶著她回了瀾淵王府。

瀾淵王府建在墨州城內,占地極廣,府中景緻巍峨大氣,隻是……

宓瀟瀟皺眉四處看了看,不解地問:“怎麼都冇有掛紅綢?”

她來此是為了跟赫連訣拜堂成親的,可為什麼這王府中一點要辦喜事的跡象都冇有?

宓瀟瀟看得呆住了!

這人……臉上帶著半隻銀質麵具……他居然是赫連訣!

腦子還未反應過來,身體就先做出了行動。出於醫者的本能,宓瀟瀟想也不想地就衝了過去,一把抱住了痛苦嘶吼的男人。

“你怎麼了?赫連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