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翌日。

“請王爺責罰。”

跪在夜宸風跟前請罪的管風,滿臉懊喪,若不是他昨夜被賊人調虎離山引走了,王爺也不會受傷中毒!

“引走你的人,確定消失在神策營?”夜宸風卻問。

“是!”

“有意思。”

還躺在床上的夜宸風,微勾起蒼白的薄唇。

來福還冇反應過來,但管風已經將他拎走。

梅聞兒進屋時,就看到還躺在床上的夜宸風,“還冇醒?不應該啊。”體內的毒素都清了,炎症也消了。

算了,先不理他,大不了她今天就一直跟母親在一起!他總不能當著丞相夫人的麵,將她擄走吧!

而瞧得出她不情願的夜宸風,倒是不在意,似乎還隱有幾分期待的,起了身,“替本王更衣。”

梅聞兒:“……,不會!”

夜宸風:“……,真是個廢物。”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