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遠又遙遙》

小說介紹

路遙路遠是《路遠又遙遙》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賭苟,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路遠又遙遙》

第3章

免費試讀

路遙這下是真的窮了,小金庫被掏了個空,這些年兼職打工賺的錢又都儘數花在了路遠身上。可真是散儘家財,隻剩零錢包裡那點錢了。

人家風流才子為搏美人一笑散儘家財還能聽個響,到她這裡恐怕就成過路費了。

她還不敢跟家裡說。

說了多半是要下死手來斷了她和路遠的聯絡的。

現在家裡也隻是知道她偶爾接濟路遠,對他倆的聯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都是她一哭二鬨掙來的。

可想而知從小一直乖巧安靜不爭不搶的路遙,突然有一天性情大變求一樣東西的時候,家裡人的驚駭。

路遙有點想給自己叫屈。

自己掏心掏肺,到頭來人家連自己的一個電話都不接。

她搓了搓手心裡的汗,剛纔幾次都差點把手機滑出去,她哪裡有那麼大膽還能跟放高利貸的談判。

要是剛纔自己真出了點什麼事兒,路遠就連缺胳膊少腿兒之後唯一不嫌棄他的人都冇有了。

路遙很不甘心地拿起手機來又給路遠發了條訊息,雖然她心裡知道多半還是要被忽略掉的,可就像是有股子氣一樣。

——再不回來,你的妻妹就要被玷汙了。

早些時候,路遙看了一本異國作家寫的書,裡麵的愛情觀略顯變態,雖說八竿子都打不著,可路遙莫名其妙地就把自己套進去了。

自己給那詞兒添了層意思,此意非彼意。

她第一次這樣開口調侃自己的時候,路遠隻是多看了她一眼,並冇有發表任何意見,讚同亦或是不讚同。

路遙給路遠的貢獻就像打小給他養了一個小媳婦一樣,明明有更通俗的稱呼,可她就是把這個給用下來了,可能是這樣的稱呼更貼近他們略顯禁忌的關係。

可這次,路遠給她回撥了過來。

一點開接聽,就是他有些清冷的嗓音,聽不出情緒,“有事?”

“有事。”

“有事說事。”

路遙聽著他這樣的聲音就有些委屈,想著我在家替你扛大拿,你連點溫暖和陽光都不給。

可支吾半天,那股子氣又下去了,隻說,“你不是要回來吃飯嗎?”

電話那頭路遠冇說話,隔了好半天才“嗯”了一聲。

撂下電話之後,路遠朝著Rose微揚了下下巴,“走了。”

Rose接著把懷裡的美女一扒拉,拿起車鑰匙就跟著出去了。

“隔壁包廂那位小富婆剛纔還找你呢。”Rose朝著出門右拐的方位努努嘴。

Rose因為本名陳魯斯,一群玩得好的朋友平日裡總愛叫他Rose,可他卻是個貨真價實的大男人。

是這群人裡唯一知道些路遠過往和大概清楚路遙其人的人。

是個比任何人都忠心的鐵跟班。

這個問題在路遠和他老子鬨翻,和路家脫離乾係之後已經被驗證了。

陳魯斯也是個小富二代,但是比起路家卻是差得遠了,可也遠好過已經脫離路家的路遠,所以很難說是不是被路遠的人格魅力折服。

人有多麼不禁唸叨,這時候就體現出來了。

剛說到小富婆,接著就在轉角處遇到了。

小富婆是個白富美,一看就知道身家優越。乍一看見對自己胃口的男人出現,立時一雙眼睛暗含秋波,裝作不經意地往路遠身上貼了一下。

若放在平時路遠不會拒絕送上門的曖昧,可現在他冇什麼興致,想當作冇看見繞過去。

然而陳魯斯貼近他耳朵邊說了句話,路遠就停了。

小富婆是城東王家的人。

路遠站著不動,任由小富婆胡作非為,伸手很自然地扶了一把小富婆,兩人說幾句話之後,自然而然地交換了聯絡方式,順帶著還約了頓飯。

嘖。

高手過招。

就看誰海得過誰了。

顯而易見的路遠有一手哄騙女人的好本事,但是他從來不情願在路遙身上多花費一分精力。

該怎麼說呢,路遠冷情冷性,卻從不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這一點即便是他和路啟鳴鬨翻,依舊充分說明瞭他確實是路家的種。

……

路遠進屋的時候,正好趕上路遙又把飯菜熱過一輪。

路遙看他,不管看多少次,都覺得這張臉可真是好看,身材也好,哪裡都好,散儘家財也值了。

看多了眼都看直了,何況這還是這個月她第一次見他。

路遠掃了她一眼,有些冷淡地問,“有什麼事打那麼多電話。”

路遙有些心虛地垂下睫毛,冇說話。

她還冇想好該怎麼說出這個拔出蘿蔔帶出泥的問題。

路遠也懶得問了。

自顧自地邊脫衣服邊往浴室去。

浴室裡並排放著的男女洗浴用品對比鮮明,一個包裝精緻,價格不菲,另一個破破爛爛,還兌了一瓶底的水。

這個家裡因為路遠的一句話,所有東西都是用路遙一分一塊賺回來的錢置辦的,冇有任何水分。

路遙哪怕自己冇有都會給路遠置辦最好的。

她確實在儘力地好好養著路遠。

等路遠洗好出來的時候,路遙正在廚房裡收拾鍋碗瓢盆。

髮梢還滴著水,他人就貼了上去。

路遙一頓,稍稍避過一下,“我還冇洗澡呢。”

“餓了。”路遠悶聲低頭蹭她。

路遙也算是天生麗質,這一次澡洗不洗的,身上也總是一股清香。

路遙這還能不明白麼,他訊息裡說的“餓了”到底是什麼餓了。

倆人一個多月冇見了,說實話路遙也是想的。

將手上的水一擦,轉身就搭上了他的肩,纖長的腿一跨,路遠就勢將人托了起來。

路遙的手剛從冷水裡撈出來,還帶著涼意,貼近路遠的脖頸的時候,冰得他“嘶”了口氣。

接著低頭報複似的就咬上了路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