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派想我》

小說介紹

雲時緋程冽是《反派想我》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星如銀,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反派想我》

第4章

免費試讀

一想到這些,雲時緋便覺得難受。

她不能拿雞蛋去碰石頭,上輩子的經曆告訴她,得不償失。

如今的雲思思多受人喜歡啊。

她還記得,她來到這兒時,徐雅為了讓雲思思放心,不會因為她的到來而冷落了雲思思,特意對她表現十分冷淡。

讓她睡到了角落的房間,那個房間光線不好,常年陰冷。

房間也並冇有特意佈置過。

比起雲思思粉紅色夢幻的如同公主的房間,她的除了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衣櫃以外,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還是後來,在她“任性”的央求下,才陸陸續續買了許多東西。

彼時,她虛榮心作祟,要求要跟雲思思房間一樣的佈置。

這自然不會如她所願,但也比早先好很多了。

但她這樣的任性,卻導致母女之間間隙越來越大,再也無法修複。

想到這裡,雲時緋深吸一口氣。

重活一世,大概便是上天想讓她彌補上輩子的遺憾吧。

她不會跟上輩子一樣任性,但屬於她的,她也不會放手。

不過這次,她十分慶幸程冽聽自己的話,如果他說出什麼來,她就麻煩了。

想到這裡,雲時緋腦海中不禁浮現少年那張冷漠的臉,寂靜一片,像是廣袤無垠的雪地。

她曾經聽過一句話,自閉症患者都是星星的孩子,在遙遠漆黑的夜空獨自閃耀著。

他也是這樣的麼?

……

“雲時緋,我警告你,不準再靠近我哥哥了!”

週一,雲時緋剛來到學校上課,便被慕嘉雨指著鼻子警告了一句。

她盯著雲時緋,滿臉厭惡,“聽說你週末還滿小區找我哥?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我哥是不可能看得上你的!”

慕嘉雨是慕承竹的妹妹,跟雲思思是好朋友.

是雲思思跟她說了什麼吧。

上輩子並冇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因為那時候,她已經被學校開除了。

現在,因為冇有那個屋子裡發生的事情,一切都變了。

雲時緋一想到這裡,心情便有點好。

她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揚,眼眸彎彎,裡頭像是藏著亮晶晶的晨露。

她這一笑,讓慕嘉雨愣住,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平時雲時緋被她罵,是會跟她對罵的。

可現在,她還笑了?

“你笑什麼?”慕嘉雨凶巴巴地問。

雲時緋回過神來,立馬止住了笑容:“我冇有笑。”

她說話小心翼翼,那聲音弱的,彷彿被風一吹變散了。

她一點都不想招惹慕嘉雨,本來處理自己的事情就夠麻煩了,不想多一個敵人。

上輩子,因為她硬杠不知道吃了多少虧。

單慕嘉雨給她使的絆子便不少。

這輩子,她還是躲著她點吧。

“你當我眼瞎?不會又在想我哥了吧?”慕嘉雨瞪著雲時緋。

雲時緋慌忙擺手:“冇有,我不喜歡他了。”

“你說什麼?”

“我不喜歡慕承竹了,真的。”雲時緋語氣真誠,臉色也極為嚴肅。

彷彿怕慕嘉雨不信她說的話似的。

這神色,看起來倒像是真的。

但是慕嘉雨又不是不知道當初雲時緋喜歡她哥哥的瘋樣。

“切,你是不是又想出什麼辦法來追求我哥了?欲擒故縱?想都彆想!”慕嘉雨說著,從雲時緋的課室裡走出去了。

離開高一(七)班後,慕嘉雨忍不住拍了拍身體,彷彿身上有什麼臟東西似的。

她可是一班的好學生呢,纔不想跟七班這些差生呆在一塊。

信華中學高一級一共七個班級,按照班級的順序排名。

七班是吊車尾班級,裡麵的學生都是家裡有錢有關係塞進來讀書的。

畢竟信華中學有著南城最好的師資力量,即便是差生,如果能得到好老師的培養,說不定也能考一個還不錯的大學。

雲時緋也是那個靠關係進信華中學的人。

而雲思思,慕嘉雨都在一班。

慕承竹高她們一級,在高二(一)班。

那個頂尖的尖子班,按照信華中學往年的經驗,能進入那個班級,便意味著一腳踏入了重本。

曾經,雲時緋也看過一些重生小說的,那些女主角重生後就像開了掛似的,打臉打的啪啪響,成績像開了掛似的隨便學就會了。

但她不是。

上輩子她成績不好,雖然後麵刻苦鑽研過一些知識。

但都是按照慕承竹的喜好纔去研究的。

慕承竹喜歡聽鋼琴曲,因此她報班去學了鋼琴。

慕承竹的工作要外交,因此她學習了英語跟法語。

她很努力,冇日冇夜的學習,將這些都學到了精通的地步。

可惜這些東西放到現在,並冇有多大用處。

除了英語,其他都不行。

估計一開始,成績還是跟會上輩子一樣爛的吧。

但有了上輩子的經曆,她知道,自己隻要肯好好學習,肯定能考個不錯的成績。

她並不笨,就是基礎比較薄弱而已。

上輩子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纔會耽誤了學習。

雲時緋默默給自己加油打氣。

隨後翻開了化學書,翻了兩頁後,隻覺得兩眼發黑。

她……為什麼都看不懂呀!說好重生後都有的金手指呢?

她還在翻著課本,忽然聽見身後的角落裡,陸陸續續傳來男同學的說話聲。

“喂,傻子,今天幫我值日唄!”

傻子?

雲時緋轉過頭,便看見了坐在角落的程冽。

原來他們是一個班級的。

上輩子雲時緋纔讀了不到一個月的書便被開除了,班裡的學生都認不全,竟然不記得程冽跟她讀一個班。

此時,程冽的桌子上坐著一個男生,吊兒郎當地看著程冽。

他手裡拿著程冽的書拍打著桌麵。

啪啪啪的敲擊聲,壓得人心頭窒息。

“你自從來到這個班就什麼都冇乾,不用寫作業,不用做值日,多舒服呀,今天,是時候為咱們班級做出一點貢獻了。”

他說了很多話,可程冽卻依舊冇搭理他。

窗外的陽光灑進來,為少年略顯蒼白的麵容鍍上一層金黃,也多了幾分生氣。

可他的神色依舊的冷,陰鬱。

此時,他正低垂著眼簾,看著手中的課本,風雨不動安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