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在附近的沙縣小吃要了一碗混沌,喝了一瓶最便宜的二鍋頭。

吃喝完畢,我便沿著馬路隨意溜達起來。

帶著醉意經過林蔭廣場的時候,看看四周無人,突然來了活動筋骨的興致,不由就在空地上虎虎生風打了一陣醉拳。

我自幼習武,在江浙大學讀書的時候,還是校武術隊隊長,主攻散打,得過全國大學生武術大賽散打亞軍。

練了半天,我搖搖晃晃走到五星級洲際大酒店門口的時候,突然來了尿意。

於是我徑直就疾步進了酒店的大廳,急急忙忙直奔衛生間。

剛要進門,門裡忽然出來一個人,一下子跟我撞了個滿懷。

秋桐臉色一紅,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徑直就往外走。

李順看秋桐生氣走了,知道自己說話有些重,急忙瞪了我也眼,拔腳就跟了上去。

邊走,還邊衝著門口的保安叫著:“你們都是吃乾飯的?怎麼把這種鄉巴佬放進這裡來,這是這種人進來的地方嗎?操!”

看了下資料,女,29歲,城市就是星海。

比我大一歲。

我決定加這個女亦客為好友。

但對方需要驗證問題:請說出加我的理由。

我暈,這不明擺著是難為人嗎?

我突然來了倔脾氣,你為難人,我還非得加你不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