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男子本欲要出手,卻臨時收了手,由著她護著自己,隻是用晦暗不明的眼眸審度在她小小的身體上。

看著不過就是個半大的孩子,卻在遇到這種場麵時有著令人出乎意外的冷靜。隻可惜那張臉被血水和頭髮糊住了,看不清楚麵容……

兩個殺手從未正眼看過陳清允,誰知道第二招開始,兩個殺手才覺出不對,三四回合兩人已經漸入平手,七八回合已經落了下風。

十一回合,殺手斃命。

陳清允乾淨利落的收了手後,就頗有興趣的研究起了手中的劍。

倏然間,她耳後一道勁風劈來,陳清允避開,一招漂亮的反製,將那把劍橫在了男子脖頸上。

“我救了你,你還想說殺我?真不是個男人!”

她朝著王媽媽走去,每踏出一步,王媽媽心頭就狠狠的顫了一下。

“王媽媽,你在怕我嗎?”

話音剛落,陳清允就摸出了王媽媽壓在枕頭下的那把剪刀,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一手快很準的插進了她頸上的動脈,再往旁邊一劃,鋒利的剪刀立刻就在王媽媽的脖頸上劃了一道傷口,頓時,紅色的血液噴湧而出,瞬間就浸濕了床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