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渾身寒意凍得褚婉婉隻打顫,她縮在角落勉力解釋。

“恒王不想殺我!”

“他顧忌我的身份,若是冇他攔著,我這會早就被太妃派人扔去亂葬崗了!”

驚蟄慌得六神無主:“可小姐你本就受了重傷,在這柴房又冇個大夫,你怎麼熬得下去?”

“要不小姐你逃出去吧?!我去引開那些人,你趁亂。。。。。。”

“逃?”

褚婉婉凍得渾身發抖,眼裡卻是一股駭人的厲色。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