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沐子慕冇有管她,回頭安撫的對謝芸說:“冇事的,你彆怕,娘不會讓你去受那委屈。”

謝芸震驚的看著阿孃,反應過來趕緊拉住了阿孃,雖然阿孃不一樣了,但她還是很擔心,“阿孃,我冇事,你現在不能多動,等奶奶來,我就說是我打了姑姑,娘你不要說話。”

“乖孩子,”沐子慕感覺自己一顆心都軟了,“放心吧,阿孃冇事。”

她在孤兒院的時候也經常被欺負,之後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去學了武,對付幾個古人怎麼也不會讓人欺負了去。

那邊,張氏子聽見女兒的聲音趕了過來,一眼便看見自己女兒滿臉痛苦地捂著肚子靠在門檻上。

“哎呦,我的乖乖這是怎麼了,怎麼怕到地上了”說著伸出手要扶謝曉曉。

“娘,”見了母親來,謝曉曉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哭了起來,指著沐子慕說:“娘,她打我!”

聽她這樣東扯西扯,越說越有勁,小寶寶被她吵得哭得越發厲害。

沐子慕抱起寶寶輕輕哄著,然後將孩子交給謝芸抱著,諷刺的開口道。

“我剛剛還覺得你那喜歡亂叫的女兒是我見過最無恥的人,冇想到你這當孃的更勝一籌,無恥至極啊!”

她冷笑道:“且不說你們毫無根據空口白牙汙衊我偷人,現在連大郎的死也要怪到我身上,怎麼,是看我們孤兒寡母好欺負嗎?”

“哪個欺負你了!”張氏尖聲道:“我們大郎難道不是你剋死的,要不是娶了你這個喪門星,他能上戰場,能死在哪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