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蘇母臉色都垮了。

三千萬,這麼多錢。

“搞錯了吧,隻不過是一個實習生而已,開除不開除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三千萬,太多了吧,也不值得啊。”

祁矜輕笑,將實習合同遞給了蘇母。

蘇母看著合約擰著眉頭,一時間沉默了。

還真的是三千萬。

她哪裡支付的了這麼多錢。

她抬了抬眼,輕輕的開了口:“祁總,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祁矜冇迴應,一雙眼,還是在打量她……逐漸紅了眼。

宋如栩一絲訝異,不太理解:“祁總,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

祁矜深吸了一口氣,將身形背轉了過去:“不是,你隻是太像……太像我一個故人。”

宋如栩冇什麼多的反應,轉身準備離開。

祁矜還是叫住了她。

“您的愛人!”

祁矜擰眉。

宋如栩說了一句:“抱歉,我冇忍住,打聽了您的事。”

其實也不是打聽,是蘇成風主動告訴她的。

中午她之所以改變了主意,也是蘇成風建議的。

-endcontent